时光追忆 | 麦收时节农家饭

昌邑之窗 2018-06-21 23:00:19

说话之间,但闻苍穹之下布谷鸟们声声相唤起来。干热的空气一阵疾似一阵地掠过白杨树梢,油亮的叶子们哗哗作响。到田地中转转看看,大片大片已做硫磺颜色的麦子们翻波涌浪。掐几茎沉甸甸的麦穗上手搓搓,心如撞鹿的农人们无不眉开眼笑——哪一日的俭省度日和辛勤耕耘,心里头不揣着几许收获的期冀呢?

于是,村内的场院上最先热闹起来。拔了率先熟透的芥菜,黑亮亮籽粒饱满的芥菜子收下来即便上市,各家主妇手指头沾了唾沫,反复捻巴着其实并不太多却也并不算少的钞票,盘算“过麦”期间的饭食,顿时心里便有了些底气。芥菜子么那是做芥末的原料,只留下半斤八两的留待过年时上灶屋爨了,待客时以沸水一调,好做凉拌菜就是了。眼下火烧眉毛的事情,莫过于垦起场来,执着耙子坦巴平实,覆盖一层往年备下的麦穰,湾塘里挑水细细地泼上几遍,好让麦穰底下垦松坦平的场院慢慢地滋润透彻。

待上数个时辰,套上一挂碌碡,老婆孩子一起上阵,“咕噜咕噜”反复地碾压上几遍。出过几身透汗,觉得脚底下渐渐硬实起来,便是一年一度的“摁场”工序大功告成,自此拉开麦收的序幕。等待开镰,似乎总是个有些微妙的过程。如果年复一年不期而至的干热风正好是不疾不徐的,则庄稼的成色上得慢些,那么好了,女人们赶集上店置办“过麦”吃食的步子就要从容许多了。

大大小小的集市,远不过十里八里,更近便的抬腿即是。这时节,渔民们大筐大筐捞上来,一种叫做“海鲫鱼”的应季鱼类上市了。这种一拃长短,腌渍晾干之后油囔囔、厚墩墩煞是喜人的“海鲫鱼”,农妇们以恨不得“撅了秤杆子”的一种姿态抢购回家,一圈一圈像摆放“年餶餷”一般,稀疏有致细密地摆放在高粱杆儿串就的“拍子”上,任季节里燥热的阳光晒出铮亮的油性。一同装进竹丝篓子挎进灶屋的,当然还有历年“过麦”必不可少的的新鲜虾皮儿。

农谚道“蚕老一时,麦熟一晌”。真正开镰收割,平日里再松松垮垮的男人和邋邋遢遢的女人,也会咬起牙关,变作一个雄狮和母老虎的样子。毒辣辣的日头之下,焦了梢儿的麦子们“悉嗦”作响。农人们弓步墩身,气沉丹田,银镰挥舞,娴熟捆扎。须臾之间,捆作“老牛腰”粗细的麦个子便壮硕喜人地排列开来。如此汗流浃背的劳作,往往得趁着天尚不亮时的露水气儿开始,各户大小不等的数亩麦子,集中几个壮劳力赶在午时之前干完,以免的即将到手的收成,因为天干物燥而溅落在地里——只要上了场院,即便遇上天气,苫盖及时,当无大虞了。

另有农谚曰“三麦不如一秋长”,然而“三秋不如一麦忙”。镰刀当家的年代,整个割麦周期尽管长不过十天左右的样子,却也少不得收割完毕之后漫长的晾晒。且需套上一头或数头大牲口,架拈杆子拖拽了碌碡,赶趁夜里的凉爽,反复的碾压出黄澄澄的麦粒。只是使用牲口的诀窍在于:必得先为它们戴了万博体育app3.0苹果_苹果万博app闪退怎么办_万博体育app苹果2.0,才不至于某个倔强的家伙届时因为昏头涨脑不耐其烦而一下子撂了蹶子。拖拖拉拉直至彻底扬净晒干,粮食入库,总也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收获固然可喜,农人的体力透支却也达到了极限。

于是,从麦子开镰算起,庄户院子里那些已经充不得整劳力的女人们,操劳饭食的热情和劳碌程度,并不亚于大年下的煎炒烹煮来得轻松了。雪白暄腾的大饽饽之外,和匀醒好的面团捽成拳头大小的剂子,擀面杖子快捷翻飞犹如游龙,顿时便擀做荷叶大小的一张张薄饼,随即以杖子挑了,覆在麦秸草“吡啵”烧燎着的一盘热鏊子上,须臾翻转,瞬间就香气缭绕的熟了,这便是莫言笔下所谓的“拤饼”了。

食用之时,这种被当地人称为“细单饼”的薄薄面饼,其妙处在于可以随心所欲地卷了醋溜土豆丝、煮熟的鸡蛋乃至切好的猪头肉,饥困不堪的农人们洗净双手“拤”着,一口咬下去,无不惊呼过瘾的。如果擀剂子时点入些豆油和盐花儿,复又揉捏成剂子擀做稍厚些的一张面饼,上鏊子烙熟之后,则就是入口绵软却仍不失劲道,老幼皆宜的“瓤子饼”了。

面饼烙好,鏊子依然滚烫。早已晾晒得恰到好处的“海鲫鱼”泛着油光,取上几把在鏊子上翻着面烘焙几番,不一会就闻听得“滋滋啦啦”一片声响,冒出沁人心脾的香味儿。此物入口,香喷喷的总是酥焦,煞是令人神魂颠倒。

“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午饭时分,主妇们一副玲珑的小竹担杖挑了,一头饭篮子里是透着诱人香气的饭菜,另一头儿则是铁鼻子“吱扭”作响的一挂阖罐,无一例外,乃是一罐子煮开了花的绿豆汤。田间地头和场院的树荫之下,只须展开一条麻袋铺派碗盏。一声呼唤,方才还在田间和场上忙活得饥渴交加、疲惫不堪的农人立刻就焕发了精神。看看吧——冒着彤红油星儿的咸鸭蛋,点缀了新鲜虾皮儿的蒜拌黄瓜,金黄金黄的一大盘小葱炒鸡蛋,即便过年,亦不一定及得上过麦的饭食来得情真意切呢,怎不叫人胃口大开呢?

麦收时节,平常日子里再擅长嗔怪些鸡毛蒜皮之类琐事的妇人,也不会再去絮絮叨叨地管束喝几口小酒儿串串血脉的汉子了。此时此刻,她迷离或者妩媚的目光,爱意十足地掠过小酌之后沉入浅寐的男人,见他惬意地打着小呼噜酣睡的背景中,碧玉一般翠生的秋庄稼们已然朦朦胧胧地舒展开腰身,就又一次喃喃自语道:当家的好人啊,你就舒舒坦坦地睡上一觉吧!再苦再累的庄户日子,只要是见天儿靠着你这么个实心实意的顶梁柱子,咱终究会过成个芝麻开花儿——节节高的。


相关链接:

时光追忆 | 在夏夜的怀抱里沉醉

时光追忆 | 乡间集市“对瓦茬”

老猫乡话 | 永远的年味儿

老猫痴语 | 知青大院代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