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怎么请吃饭的“漂亮”姐姐

每天读点故事 2018-06-21 06:45:28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黎一黎一

止转载

“天哪我看的这部韩剧跟我们太像了吧!”

“什么?”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

……

“第一,每次你说请吃饭,最后基本都是我付的钱;第二,我并不把你当姐姐,我自己有姐姐,请不要倚老卖老;第三——”

“如果你还敢对‘漂亮’这个词有什么意见的话,你就试试看。”

1

顾小西乘坐的飞机到达A市的时候是傍晚,舱门打开的一刹那,故乡特有的熟悉气息包围了她。那一刻她真的有种冲动想要一头扎进外面的土地里,好好闻闻人家所说的故乡泥土的清香。

毕竟已经好几年没闻到过了。

然而A市的雪下得很大,顾小西拿脚踩了踩,最下面似乎已经结了冰,硬硬的。上面又覆上了一层最新飘下来的雪花,自己的脚印也就这样留在了上面。这样扑下去肯定很疼,顾小西只得作罢。

乖乖地找了个地方,等待着说好来接她然而却好像没见着人影的许佳佳。

一个月前,远在大洋彼岸的顾小西接到了这位闺蜜的电话,知道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许佳佳,一个月后,要结婚了。

“你不是明年才结婚吗?”顾小西有点蒙,“这也没过多久啊怎么就提前了这么多?”

“哎呀!”许佳佳的声音扭捏中带着点不好意思,“你懂的啦!”

“我懂?懂啥?”顾小西还是蒙。

“你的干宝贝说想快点见到干妈行不行!”

“……我懂了。”

于是顾小西开始快马加鞭赶手头上的任务,以求可以顺利地回国参加许佳佳的婚礼。累到什么程度呢,刚才在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中,邻座的姑娘不时地会问候一下熟睡的她。顾小西想,姑娘应该是为了确定,旁边这个不吃不喝戴着万博体育app3.0苹果_苹果万博app闪退怎么办_万博体育app苹果2.0一动不动的奇怪女人是不是死了。

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自己已经落地快四十分钟了,还是没见许佳佳的影子。这一次回来,应许佳佳的强烈邀约,顾小西没有订酒店,准备住在许佳佳的家里。

两个人从小学时期一路玩到大,许家对顾小西也算是非常熟悉了。顾小西出国一去就是好几年,这次也算终于有机会回来看看许家父母,所以当许佳佳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自己也就一口答应了。

所以现在……许佳佳是准备抛弃她吗?

顾小西给许佳佳拨过去了电话,对面一出声她就行云流水地说出了准备好的措辞:“许小姐您好,我想请问一下,您还记得您的朋友顾小西正在机场等您吗?您也没有告诉您的朋友新家的地址,您的朋友应该也不能自己过去呢,请您给出一个解决方案好吗?”

电话那头的许佳佳沉默了片刻,语带疑惑,“那家伙还没到吗?我临时有点事派了我的得力助手前去迎接顾小姐啊。”

“谁啊?反正我是一个熟悉的影子都没看到。”顾小西撇了撇嘴,“快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过去,冷死了!”

“顾小西!”

身后突然传来似乎有点熟悉的男声,叫的还是自己的名字。顾小西转过身去,迎面走来的男生个子很高,目测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穿着黑色长款的棉服,里面是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同色系的裤子,白色的运动鞋。

不得不说,顾小西真的很喜欢男生这样的打扮,看起来干干净净,好像笑起来就会洒下很多阳光。

眼前这位——就是。

他从十几米外的地方大步向顾小西走过来,随着他越来越近,直至眼前,顾小西满是惊叹地“喔——”了一声,对着电话那头的许佳佳说:“你的人到了,拜。”放下手机已是满面的慈祥笑容。

“可可!好久不见了!让姐姐抱抱!”

顾小西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男生的衣服就再也伸不过去了,男生的手轻轻松松地抵住了她的头。顾小西往前冲的力都被原封不动地推了回来,而且手实在是短,真的是够不着。

“不要再叫我可可!”男生的声音和当初比低沉了很多,语气里颇有些威胁的意味。

“怎么了可可,多可爱啊!”

“请叫我的名字,谢谢。”

“可可!”

“连名带姓地叫!”男生隐隐咬牙。

“好好好,许可同学,可以放开我的头了吧!”

2

“没想到可可都长那么大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呢。”

顾小西和许佳佳躺在屋外院子里的躺椅上,喝着啤酒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顾小西举起易拉罐又灌了一口,接着刚才的话:“在机场的时候有一瞬间差点没认出来。”

“拜托,咱俩比他也大不了几岁,瞧瞧您这长辈范儿。”许佳佳瞥了眼顾小西,“而且你出国的时候他也是个高中生吧,别老小屁孩小屁孩地叫,我觉得可可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

“年轻人的自尊心啊。”顾小西叹了口气,“现在倒是希望有人称呼我小屁孩呢,你知道吗,公司新来的几个小姑娘,一口一个西姐,我觉得我不服老真不行了。”

许佳佳被逗得咯咯直笑,“不过我说你啊,也应该找个对象了吧,你这一直在异国飘来荡去的算怎么回事啊?”

“是想要回国了,现在渐渐想通了,也有了自理的能力,回来就算一个人应该也能过得还行。”顾小西避重就轻地回答道。

顾小西和许佳佳为什么会成为闺蜜,很重要的一点大概就是两个人在差不多的时间同时遭遇了差不多的家庭变故。

这个家庭变故的名字是——父母离婚。

或许是感同身受让两个同班的女孩子走到一起成为了朋友,互相心疼也彼此支持。事实上,许佳佳心疼顾小西应该更多一些。许佳佳的妈妈在几年之后遇到了另一个同样姓许的男人,这个男人对她很好,他们结了婚,许佳佳有了一个异父异母的弟弟——许可。

顾小西这边,父母几年之后也分别再婚,情况却有一点点的不一样。父亲和母亲都和新的另一半有了新的孩子,顾小西似乎一下成了多余的那个,即便父母对她都还是不错,但感觉好像去哪边都有点尴尬。

于是高考之后的顾小西提出要出国,也很顺利地被送到了国外深造。

然后……就这么一直飘来荡去。

顾小西许久没出声,许佳佳看了她一眼,狠拍了她的肩膀,拿起一杯温水举起来,另一只手抚摸着小腹说:“来,我们娘俩儿以水代酒欢迎干妈回国,干杯!”

顾小西笑了笑,举起手里的啤酒罐,“谢谢可爱的娘俩儿!”

所谓闺蜜,就是一见面聊起天就没个完的人。

许佳佳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零点了。顾小西的躺椅旁边已经歪歪倒倒地散落了五六个空了的易拉罐,她侧着身子瘫软在躺椅上,脸颊泛上一层红色,闭着眼睛似是已经昏睡了过去。

“西西,”许佳佳伸手戳了一下顾小西,“别在这儿睡,回房去了。”

回应她的是顾小西嘴里的几句哼哼唧唧,听不清说的是啥,眼睛更是完全一点没睁开。

叫是叫不起来了,在这儿睡又肯定不行。许佳佳扶着腰站起身来,准备去打扰一下自家弟弟的睡眠,无论如何得把这个醉酒的女人弄回房去。

刚转身,许佳佳一眼就看到了从楼梯上揉着眼睛走下来的男生。

“来得正好!”许佳佳上前几步招了招手,“来来来,把你小西姐弄到她房间去。”

许可慢悠悠地晃过来,眼神掠过地下东倒西歪的易拉罐,微微皱了眉,“搞什么啊,这女人干吗喝这么多?”

“怎么说话呢!”许佳佳啧了一声,余光里看到顾小西的身体似乎缩了缩,立马拍了自家弟弟一下,“快点,一会儿该冻着了。”

许可走过去,弯下身子去抱顾小西。

感觉身边似乎有热源慢慢靠近,然后与自己接触,这让一直觉得冷飕飕的顾小西突然暖和了不少。朦胧中下意识地伸出双臂,牢牢地搂住了热源,并且不断地往自己的方向拉拢。

“哎哎哎哎哎……”许可往后仰着脖子,“勒死了啊。”

走在前面的许佳佳闻言回过头来,看到自家闺蜜搂着自己弟弟的脖子不撒手,许可脖子旁边的青筋都有点明显了,看样子受到的力道不小。

“顾小西!”许佳佳掰开了一点她的手,顾小西似乎也感觉不那么冷了,双手一撒失了力道,软软地瘫在了男生的臂弯里。脸颊轻轻地靠在男生脖颈的位置,感觉接触的位置一突一突的,是筋脉的搏动。

把顾小西放在客房的床上,盖上被子,调好空调的温度,许家两姐弟静悄悄地退了出来。

“好了。”许佳佳打了个哈欠,“去睡吧老弟。”

“嗯。”

回到房间里,关上门,男生把背靠在门上,右手慢慢地抚上左边的胸口。

“扑通,扑通,扑通……”

刚刚顾小西的脸颊靠在自己脖子旁边的时候,呼吸之际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皮肤上,好像一撮羽毛,在自己的心上挠起了痒痒。

他想了想,还是重新下了楼,倒了一杯冰水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常温的水,端上楼,静悄悄地拧开顾小西的房门,放在她的床头柜上。

顾小西翻了个身,正好面对了许可,嘴里无意识地哼唧着。

男生慢慢地伸出手,轻柔地拨开缠进她嘴角的一缕发丝。他可能都没有察觉到,此刻凝望向女人的眼神注满了温柔。

“顾小西,好久不见。”

他扬起一边的嘴角,笑了。

3

婚礼前有个最重要的保留节目——许佳佳的单身派对。

派对的地点定在了城郊的一个温泉度假村,许佳佳盛情邀请了身边一众好友,男男女女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进驻此地。在这里,许佳佳要用两天一夜的自由身生活来告别自己最后的单身时光。

许可是在第一天的深夜到达度假村的。

白天嗨了一整天,顾小西觉得浑身酸痛得不行,眼皮也直打架。从玩的地方回来之后,直接一头扎进了房间往床上一倒,晚饭也没起来吃。

这会儿,她是被自己肚子里此起彼伏的“咕噜噜”给叫醒的。

披了个外套准备出去觅点食,为了不吵醒套房里另一个房间的许佳佳,她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踮着脚走出去,再慢慢地带上门。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了正顺着楼梯上来的男生。

“可可!”顾小西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怎么现在才到啊?”

男生抬头看了她一眼,微不可见的幅度撇了撇嘴,也没再去纠正她的称呼,低声说:“学校有点事情要处理,耽误了。”

对哦,眼前这位还在读大学呢。

“这么晚了,你去哪?”许可已经走到了和顾小西同一级的台阶上,放下手上拎着的旅行包问她。

“肚子饿了,出去弄点东西吃。”顾小西眯着眼笑,“一起啊!姐姐请你!”

许可的房间和顾小西在同一层,顾小西让他先去把手里的行李放下。男生进了门,随意地把旅行包扔在靠近门边的一个椅子上,侧过头对着顾小西,“我换个衣服。”

“哦好。”

许可脱下了身上的长款的黑色棉服,从旅行包里翻找出一件同样黑色的连帽卫衣,套在头上,修长的手臂穿进袖子,双手把衣服的下摆拉下来,再拉下卫衣上刚刚盖到头上的帽子。

在这个过程中,顾小西一直倚靠在门口的门框上,看着男生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自觉竟然有点出神。

曾经瘦弱甚至有些单薄的小男生,好像真的已经长大了,个子变高了,肩膀也变得宽厚起来,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沉稳了不少——好像,真的快要成为一个男人了。

“走吗?”男生往门口走了几步,又回头去拿刚才换下来的棉服外套。

“走,走。”顾小西忙收回神游天外的思绪,点头答应着,突然头上就被厚重的黑暗笼罩。

“带着我的衣服,你的外套太薄了。”

可可居然会照顾人了!顾小西正想掬一把老怀安慰的眼泪,耳边男生的声音又接了下去:“毕竟你已经不是可以任性地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年纪了。”

“许!可!”

夜已经很深了,度假村里只有一家烧烤店还在营业。两个人推开玻璃门走进去,里面稀稀拉拉地坐着几桌正在吃着烤串的顾客。

“好香啊……”顾小西舔了舔嘴唇。

身后的男生伸出手来直接把她的头拧到另一个方向,推着她走到空位置上坐下,再去柜台那边拿了菜单递给她。

“点吧。”

顾小西瞄了一眼,想了想还是推给了许可,吞了下口水,“姐姐请你吃的,你来点。”

看着顾小西的表情,许可心下觉得好笑。如果不快点点好菜端上来,过一会儿估计这个“姐姐”哈喇子就要流出来了。

突然间想到了家里的那条哈士奇,再看看眼前这位不时偷瞄别桌烧烤的女人,嗯,神似。

顾小西察觉到男生面上浅浅的笑意,凑近了些,“笑啥?”

“没什么。”男生恢复无表情脸,拿着笔在菜单上一通勾勾画画,然后抬手叫来了服务员,递上菜单,说上一句,“麻烦快点上。”服务员接过去,面带微笑地点头离开。

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

但是顾小西觉得好像缺了一环。

怎么不给我点啊!我让你先点不代表我不点了啊喂!

烧烤端上来,顾小西又马上释然了,基本上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原先心里那一点点愤慨被“这小子还蛮会点菜嘛”的想法完全取代。

一顿大吃大喝后,顾小西摸了摸滚圆的肚子站起身来,慢悠悠地晃到柜台去结账。面对账单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应该在外套口袋里的钱包。

不对,身上的这件是许可的外套。顾小西回想着,自己的……自己出来之前好像换了个外套,钱包貌似在之前的那件里面。

“嘿嘿嘿……”顾小西回头冲着许可尴尬地笑笑,晃了晃手上的手机,“没事儿,姐姐还可以手机支付!”

按一下电源键,屏幕并没有如预期地亮起来。再按,还是一样。

没电了。

顾小西面无表情。

“我来吧。”许可从顾小西的身后绕到收银台前,掏出手机扫码付了账。

出了烧烤店的门,顾小西想着现在回去的话自己一定又是爬上床躺着,胃里此刻还觉得撑得不行,再直接躺下是肯定消化不了的。

“我们散散步消消食呗。”顾小西提议。

“哦。”

说是散步,走出去没一会儿,经过一个温泉池,顾小西就爬上池边的岩石块坐了上去。

“哎呀,累死了。”

许可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脸上写着无语,“你不是要散步消食吗?”

“休息一下呀,走了那么久。”

是的,那么久。许可抬手看了眼时间,都十分钟了呢。

温泉池里的池水氤氲出缥缈的雾气,顾小西索性脱了鞋子,把脚伸进了温泉池里,冰冷的脚接触到温热的水,一瞬间毛孔似乎都张开了,舒服得不得了。

“可可你要不要也来泡泡,超舒服的。”

“不用了,谢谢。”

顾小西身上的棉服太长,下摆似乎要落进池子里,许可走过去,把她的外套往上拉了拉,盖住她裸露出一点点皮肤的小腿。感觉到有细微的凉风吹过,又顺手将棉服上的帽子扣在她的脑袋上。

看着蹲在身旁的男生这一连串的动作,顾小西低着头笑了,脚在温泉池里轻轻地打着水花。

“可可,我突然想起以前我和你姐还有一群朋友一起去KTV,那时候是夏天,我穿的那条裙子有一点太短,所以整场我都不敢坐下来。然后你也来了,待了一会儿居然就察觉到了我的尴尬,就把你的装球拍的大包扔给了我,冷酷地说让我帮你拿着。我把那个包放在腿上,终于可以顺利地坐下了。”

想到这儿顾小西轻笑出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可可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好几年不见,再看到你,好像比以前感觉成熟了一点,也更会照顾别人了。你姐姐常常说你长大了,让我不要再用小屁孩称呼你,我还不以为然呢。”

“现在看来,你真的长大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小西偏过了头,视线正好与男生的眼神相撞。她惊讶地看到男生和自己的距离好像慢慢近了,直到咫尺之间,呼吸相闻。

“真的吗?”男生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起。

“什……什么?”

“我长大了,”许可的眼睛里有些亮亮的,眼底似乎带着一丝笑意,“是真的吗?”

“当然啊。”顾小西莫名地觉得有点紧张,她默默地想拉开这有点危险的距离,后背却被一只手臂挡住,那只手臂轻轻地向前使了个力,顾小西的身体就向着男生的方向靠拢过去。

有温热的气息拂过面颊,紧接着,嘴唇上接触到了柔软的触感。

顾小西的眼睛无限放大,感觉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僵硬了起来。

搞……搞什么?

4

第二天白天的活动是去露天烧烤。

许佳佳起床收拾好自己后,就去拧顾小西的房门。顾小西是长期的起床困难户,虽然现在离约定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却难保这位小姐几点才能被薅起来,许佳佳想还是早点做这个叫醒准备比较好。

“顾小西起床——了!”

走到床边的许佳佳吓了一跳。自己那位不睡到日上三竿都不会有动静的闺蜜,此刻确实是平静地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但是——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天花板,这,哪有一点睡意。

“顾小西?”许佳佳凑近。

“嗯?怎么了?”顾小西的头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转了过来,许佳佳看着这个女人眼下深深的乌青吞了口唾沫,颤巍巍地把手放在了顾小西的额头上。

“没……不舒服吧?”

“我好得很啊。”顾小西坐了起来,“是要出发了吗,我去洗漱。”

看着顾小西走去洗手间的背影,许佳佳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顾小西整个的状态总体上可以归纳为两个字——呆滞。这,这是顾小西会有的状态吗?

肯定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不知道可可起来了没!”许佳佳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另一个“特困户”也需要她去催。她一边换着鞋子一边扯着嗓门对着里间的顾小西说:“我去叫可可啊。”然后是一串的碎碎念:“也不知道那家伙昨晚几点到的,你昨晚不是出去了吗,有没有遇到那小子?”

回应她的是里间一阵似乎是被水呛到而产生的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一群人在餐厅聚齐吃早餐。

顾小西一眼就看到了取食区第二个大盘子里为数不多的牛肉饼,迅速加快了脚步,待她拿到小托盘返回来时,牛肉饼的盘子里只能看到白色的盘底了。

唉……没有胃口的早上唯一想吃的牛肉饼。

盛了一碗稀稀的白粥,顾小西拿着勺子垂着脑袋一点一点地抿,突然感觉面前的桌子动了一下,再抬起头,对面已经坐下了一个人。

许可放下手上端着的两个小托盘,一个盘子里面是几块三明治,另一个里面——两块牛肉饼?那个装着牛肉饼的盘子被男生的手指轻轻一推,来到了顾小西的面前。

顾小西下意识地看向许可,眼神相撞之间,昨天晚上,温泉边,氤氲的雾气和暧昧的气氛好像又出现在了脑子里,还有那个触碰在自己嘴唇上的……她猛地摇了摇头,想要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顺手抓了盘子里的牛肉饼塞进嘴里。

“咳咳咳……咳咳咳……”

吃得太急,又呛住了。

先于许可试图起身过来查看的动作,许佳佳端着托盘闪了过来,腾出一只手拍了拍顾小西的背,言语间带着疑惑,“今天怎么了你这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似的……”

“没有没有……咳咳咳……”顾小西努力止住咳嗽,生怕许佳佳再问什么,忙又把手里没吃完的牛肉饼继续往嘴里塞。

牛肉饼的路线被半路截住,许佳佳皱着眉,“别吃太多了,待会要去烧烤呢,你不是抱怨好久没吃到烧烤了么,别待会儿又郁闷吃不下。”

“没事,我昨晚吃过……”

昨晚。

顾小西下意识看向对面的男生,男生面上波澜不惊,听到这句话细微地挑了下嘴角,开始慢条斯理地吃眼前的食物。

“昨晚吃过什么?”许佳佳满头雾水地问。

吃过……脑子里突然浮现起那个带着一点点辛辣烧烤味道的吻……

顾小西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没什么,我吃饱了,我去洗手间。”

走进一个隔间,坐在马桶上,顾小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头疼。

昨天晚上的那个吻之后,她很长一段时间没缓过神来,待她恢复了一点神智,开始瞪着眼睛磕磕巴巴地往外蹦字。

“你你你你你……干……干什么?”

男生偏了偏头,嘴角浮着一丝淡淡的笑,“吻你啊。”

“废话!”顾小西稍稍有点火大,“谁给你的勇气来调戏你姐姐?梁静茹吗?”

“顾小西。”男生突然正色喊了她的名字,顾小西微微怔住,瞬间又佯装凶狠地回了一句:“干吗!”

“你不是我姐姐啊。”男生眉梢微挑,“我的姐姐,只有许佳佳一个。”

“你……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就不是了?”

慌张,磕巴。

顾小西隐约大概能猜到许可接下来会说出些什么,毕竟和许佳佳厮混的那么多年,各类言情小说不是白看的。

但是……是许可啊。

差着三岁,一个代沟的,许佳佳的弟弟,许可。

当年,许佳佳的妈妈与许可的爸爸再婚,许佳佳重新拥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而那个时候的顾小西,游离在各自有了新的宝贝的两个家庭之间,心里渐渐觉得空虚起来。

后来,好像莫名其妙地成了许家的编外成员。

许家父母来学校看女儿买的零食总会算上她的一份,她也经常在休息日被许佳佳强行薅回自己家小住,整个许家对待她如同真的家人。

只有许可不是。

顾小西就没看过比许可还不爱说话的人。每次她热情满满地跟他打招呼,挥着手说“可可回来啦!”“可可要出去吗?”此类的话,换来的只是淡淡的一个“嗯”,有时候连抬起头的一个眼神都没有。

顾小西内心觉得,父母离婚的这场变故肯定或多或少地在年龄还比较小的男生心里留下了一丝阴影,他又不像自己和许佳佳性格外向,善于跟人倾诉,一些情绪只能憋在心里找不到什么出口。

这样的猜测让顾小西作为女性的母性和保护欲似乎被唤醒了,她想着,一定要让许可开心起来,加倍地对他好,更多地关注他。让他知道,除了得到了一个新的妈妈,新的姐姐的爱,甚至连姐姐的好朋友都会对他如此之好。

让他感受到——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事实证明,她真的是想多了。

当许可又一次看到站在自己学校门口咧着嘴冲他笑着挥手的顾小西时,说实话,内心是崩溃的。尤其是旁边的哥们儿用手肘戳了戳他的小臂,不怀好意地笑着说:“呦,你‘姐姐’又来啦?上次跟你爸妈一起过来的好像不是这位哦。”

这种崩溃感更加剧烈。

“可可!姐姐请你去吃……”顾小西话还没说完,就被快步走过来的男生擒住了手腕径直拉走,顾小西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走了一小段猛地察觉到了身侧的女生脚步的凌乱,许可慢慢地放缓了一点步伐。

经过街角的一个胡同,手一摆,轻飘飘地将女生丢进去,自己也跟进去。

“顾小西,你……”

“等等!”顾小西打断了男生的话,微笑,“你要叫我小西姐。”

“我才不要。”许可撇着嘴角,“你能别来我学校了吗?就算是我姐要你平时多照顾我点,你也‘照顾’得太频繁了点吧?”

送零食、送水果、送书、送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然后每次的结尾一定是请他吃饭,然后和颜悦色地谈心。

“我说过很多遍了吧,我很好,好得很。你脑子里的电视剧剧情可以结束了。”

“知道知道!”顾小西安抚着有点炸毛的男生,“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让姐姐请你吃个饭呗!”

“最后一次?”本来要走的男生听到顾小西的这句话顿住了脚步,转回头的眼神里有着疑惑。

“是啊。”顾小西笑笑,“姐姐要出国读书了,可能……很久都不会回来了耶。”

的确,顾小西和许佳佳结束了高考,9月就进入大学了。自己也进入了高中,开始了高中生的生活。

可是,出国?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许可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呆呆地站在原地愣了一下。直到手臂被覆上温热的触感,他回过神,顾小西的脸上是一贯的笑容,手掌轻轻搭在他的手臂上。

“附近有家餐厅超级棒的,尤其牛肉饼是一绝,咱们去试试啊?”

顾小西看上去是真的很喜欢那家餐厅的牛肉饼,一顿饭她吃了六个。许可却感觉没什么胃口,视线在琳琅满目的菜品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对面即将拿起第七个牛肉饼的女生身上。

“真好吃啊。”顾小西一脸满足,抬眼间看到望向自己的男生,舔了舔嘴,“怎么啦?”

“没事。”许可不着痕迹地转开视线,“怎么突然要出国了?”

“也不是突然啦。”顾小西嚼着饼,说出的话有点口齿不清,“我父母很久之前是考虑初高中就把我送出去的,后来不是……你懂的。加上我真的很舍不得这里,就这么搁置了下来。现在,我跟你姐都要去念大学了,不怎么能回来,也不怎么能见到面了,父母那边又在催,索性,就出去吧。”

“准备去多久?”

“不知道。”顾小西擦了擦嘴,“看情况吧,别顾着说话,吃啊,这么多好吃的呢。”

不知道为什么,许可觉得面前这桌食物,更加难以下咽了。

结账的时候,顾小西发现自己——又没带钱。

“我来吧。”身后的男生已经习惯性地走上前去掏出钱包。

已经是第N次了。

顾小西自己都觉得,自己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故意为了蹭饭。但是吧,其实也有那么一点隐情。顾小西是个在穿衣打扮上不是很在意的人,讲究舒服为主,有时候会被许佳佳说不修边幅。

每次去找许可的时候,不知怎么地,就会想要换件稍微好看点的衣服。在衣柜前一轮折腾又一轮推翻之后往往就会发现快误了时间,钱包究竟放进了那件衣服的口袋里就……

出国的那天是一个周末,父母难得聚齐要一起送她到国外。许家父母,许佳佳也一起去了机场送行。

“可可没来吗?”顾小西把许佳佳拉到一边问。

“早上起来没见着人影。”许佳佳想了想,“可能学校有事。”

“哦。”顾小西鼓了鼓嘴,“有点遗憾呢。”

“小西,我们要安检了,快过来。”是妈妈的声音,顾小西不死心地又四处张望了一遍,还是没有。

和许佳佳再拥抱了一下,顾小西慢吞吞地拖着行李往里走。脚步异常缓慢,因为根据她常年沉迷的电视剧以及小说桥段来说,这个时候是男主角出现的关键时期。

是的,男主角。

当时的顾小西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居然给了许可这样的定位,只是想着,要慢慢地走慢慢地拖延,为可可弟弟争取时间。

果然,自己的名字从男生难得那么响亮的声音里被喊出来,她迅速回过头,眼睛里盛满了笑意,看向小跑向自己的男生。

“这个给你。”许可的声音里还带着喘息。

顾小西懵里懵懂地接过来,牛皮纸袋里透出一丝温热,她打开一个小缝,闻到了牛肉饼的香气。

“可可……”顾小西作势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对着男生伸出了双臂,“姐姐抱抱!”

顾小西没想过得到许可的回应,毕竟他一向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却看到男生真的上前了两步,双臂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肩膀,自己的脸此刻就贴在他的肩膀上。

“可可……”顾小西突然有点感动。

“顾小西,”男生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等你回来,我就长大了。”

那个时候的顾小西隐隐觉得许可的这句话好像有点怪怪的,但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拍了拍男生的背脊,轻声地说:“好啊,我就等着看你长大了。”

那个时候她也没想过,自己的这句话听在男生的耳朵里是怎样的意思,就这么顺着感情自然地说了出来。

然后,几年过去了。

顾小西问出那句话之后,许可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空气中弥漫着有些暧昧又有些尴尬的沉默。

“我要回去了。”顾小西把脚从温泉里拿上来,满脚的水也不好再塞到鞋子里去,就这么直接踩在了光秃秃的岩石上。

好凉!

男生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背向顾小西,蹲下了身子。也没征求什么意见,双手往后直接握住了她的小腿,微微使力,顾小西就趴在了他的背上。

顺手拎起顾小西的白色球鞋,许可站起身来,还不忘拉了拉顾小西身上的外套,盖住她赤着的脚。

“顾小西,我长大了。”顿了顿,“我……喜欢你。”

5

许佳佳的婚礼如期而至。

当新郎揭开许佳佳头上洁白的头纱,深深地吻上去的时候,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每个人都带着欣慰与感动的微笑看着台上的一对璧人。这样的场景深深感染了顾小西,她轻轻地抬手擦去了眼角的湿润。

“女人是不是都很容易为这些事情感动?”身边的男生递过来一张纸巾,“你看我姐哭得妆都花了。”

“你懂啥!”顾小西接过纸巾擤了擤鼻子,“多感动啊。”

许可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

片刻,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如果是我,终于娶到了心爱的人,应该也会这样。”

顾小西侧过脸去看他,男生的侧脸渐渐有了坚毅的轮廓,和以前比起来,好像是变了,却又好像没变。

似是察觉到她的眼神,许可偏过头来,眼神专注,“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

“被表白的人总要有个回应的吧。”男生的嘴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总这么吊着算怎么回事啊?”

“我,我……”顾小西语塞。

“算了,你慢慢考虑。”他晃了晃脖子,“不急。”

反正是跑不掉的。

“我比你大三岁呢。”顾小西喃喃地说。

“所以呢?”许可无所谓地轻笑一声,“我妈说过,女大三,抱……”

“行了行了,”顾小西捂住他的嘴,“这种民间俗语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实在很诡异。”

许可又笑了,温热的气息轻轻喷在顾小西的手心,她竟觉得有些烫。忙想把手收回来,却被男生微凉的指尖抓住,然后慢慢地,握住了她整只手。

“快快快,快到那边去,待会儿接不到了!”

周边宾客一阵熙熙攘攘,原来是到了新娘抛捧花的环节,顾小西本不想去凑这个热闹,被许可拉着推着也送上了台。

“今天的这个捧花呢,我不想抛了。”许佳佳的脸上是幸福的微笑,“我想把它送给我的好朋友顾小西。我们一起走过青春岁月,一起长大,现在我找到了我的幸福,希望她也能快点找到那个对的人。”

声音到最后居然有些哽咽,顾小西眼眶也红了,慢慢走上前去接过许佳佳手里的捧花,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多年的挚友。

“接下来就希望我的老弟可以加把劲了。”

什……什么???

顾小西惊讶地撤离这个拥抱,面前的新娘子眼角眉梢都写着三个字:看好戏。

“你你你你你……”顾小西惊恐。

“拜托,一个是我认识十几年的姐妹,一个是和我朝夕相处的弟弟,你俩什么情况我能看不出来?”

其实也就是最近才看出来的,还是得益于自家弟弟的坦白从宽。

“而且不只是我啊,我爸妈也很支持啊。”

顾小西觉得额角开始抽搐。

几天以后,许可大学里所在的篮球队要去美国参加一个大学生友谊赛。出发的那天,心大的许家人一个也没来送。

许佳佳夫妇是已经踏上了蜜月行程,许家父母则是也报了个团去海边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顾小西晃着脑袋,“啧啧啧,被整个许家遗忘的许同学哈哈哈。”

“没关系啊。”许可歪着头一笑,眨着眼睛说,“这不还有你吗?”

犯规啊犯规!明知道自己是垂涎于美色不能自拔的女子。

“请乘坐XXX号航班的乘客注意了……”

“你要登机了啊。”顾小西四处张望了一下,“大家好像都过去了。”

“嗯。”许可松开手里的行李箱扶竿,堆上一脸谄媚的笑,“来,西西,让我抱抱。”

“咦!!!”顾小西咧着嘴一脸嫌弃,“我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下你知道什么感受了吧?”男生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顾小西眯了眯眼睛,“我还偏要施与你了怎么地!来来来,可可让姐姐抱抱!”

没有预想里的嫌弃,顾小西精准地撞进了男生的怀抱,耳边是依旧轻柔的话语:“好啊。”

春天,好像来啦。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